「工作谈」读后感

开篇语部分

开篇语由八个部分组成。前四个部分主要按照时间顺序,谈了阳志平先生的一些人生经历及思想变化,中间还穿插了他以往的作品。一步步向读者阐述了自己对待职业、工作的认识。后面四部分,由第四部分引出,开始讨论自己遇见难题时的解决之道,分享了自己撰写这本《工作谈》想要传达的讯息。他的分享给我的认知带来了很大的冲击:
1、迷信职业规划,和寻找真实的自我,实际上是对自己的一种设限,会把自己框在某一个区域里,限制了自己发展的可能性。迷信民科,同样会把自己带到坑里。
2、什么才是值得读的书?我的智慧源泉在哪里?我的参考榜样在哪里?
3、什么是生命的敏感度?我有没有这种敏感度,没有怎么办?
4、以上这些都基于我的内在动机。我的内在动机是什么?我要如何去实现?
希望读完这本书的时候可以给自己一个答案。

第一章 好思想,坏思想

阳老师短短的十六页文字,重创了我的智商。脑子太久不用了,读起高质量的东西果然遭到碾压。花费了很多时间,立刻把自己的感想及疑惑写下来,否则这段时间就是白瞎。
如何判断好思想和坏思想,区别是什么?有几个观点:第一,有没有鲜活的证据;第二,思维的抽象层级;第三,是否具有好的品味。按照阳老师的建议,先不用自己浅显的批判性思维去论证这几个观点正确与否。先试着通过这样的方式去思考问题、去做事,把自己的水平提高到一定层次。然后再去分辨,这几个观点是否正确,是不是偏激。为了反驳一个观点而拒绝研究它正确的一面,这对自己的成长是没有益处的。这让我想起了上周高老板很不认同阳志平某些方面的观点。事实是,高老板并没有按照阳志平的方法去了解世界,了解人,但是一开始就对自己不认同的东西表示了偏见。这是不是本身也是一种偏见?不仅仅是高老板,我发现很多人都喜欢用这种方式去证明什么。也许是为了证明自己不是那么无知,也许是为了别的目的。对于我来说,在没有发现更好地老师之前,先用这一套方法去了解世界,等有了一定的成果,这是不是偏见,是不是有不足,哪里不足,应该就不再是问题了。

好思想之一:鲜活证据

在这部分,阳老师不惜揭露自己的黑历史向我们阐述了证据的重要性。他在年纪比较轻的时候,也犯过“想当然”的错误。事实上,在我们人生中面对的太多的选择,都基于我们自己“想当然”的一种判断。然而我们想清楚了为什么要这么选择吗?比如说阳老师基于“开发对创业公司非常重要”和“企业市场大于学生市场”这两种“想当然”的判断,做出了相应的错误的选择,使公司一度面临倒闭。这两点判断,不仔细想好像挺有道理。可是仔细一想,你也没做过公司,也不了解市场,既没有经没有调研数据。说白了是缺乏证据。那你的判断和结论是怎么得来的呢?唯一得到证明的,就是两个没有证据、想当然的观点是错误的。那我们在自己对某个选择下判断的时候,是不是也可以用这种方法呢?同样两件事情,不是继续想当然,而是开始去找证据,选择更难一些却更可靠的方法。如果你不相信这种方法不可靠,至少先做过一遍来证明它不可靠。好思想的第一步:操作主义。这里推荐了一本书:斯坦诺维奇《这才是心理学》。便于理解”操作主义“。
在证据的分类这一块,其实没有太理解A,B,C分别具体代表啥。非随机对照试验、队列研究、病例对照研究、多中心研究等专业名词不理解。什么是好的证据,如何分辨证据的好坏?这个还是要继续学习跟思考的问题。双盲实验可以帮助我们理解证据的分级。推荐书籍:斯坦诺维奇《超越智商》。通过理解双盲实验,提高自己的认知能力。阳老师总结了五个方面认知能力的提高,我在想这部分是不是他自己的感悟和经历,如果是我去做,会不会有相同的经历,我很好奇。

好思想之二:思维的抽象层级

这部分对我来说理解起来更为困难,因为它所涉及到知识的是由专家到智者的发展要素,读起来让人感觉很困难。这个涉及到跨界的支持,而不仅仅限于专业的领域。也就是说,普通人达到专家的境地,已经要花费很大一番功夫,达到”限制与精致“。而跨界的通才,才能称之为智者,更是凤毛麟角的角色。
这里对抽象层级的重要标准是:距离因果解释链条的距离。距离越短,抽象的层级越高。这里还引出了安德森老先生的学科因果链。对于“对称残缺性“尚且不能很好地理解。

好思想之三:好的品味

这四个字看似简单,但是恰恰是简单的东西,拥有起来是那么难。品味,本身就是一种抽象概念。不能用具体的标尺去衡量。让我想起了另一个词:感觉。”我对你没什么感觉“和”这件东西很有品味。”同样让人无所适从。它是好思想的另外一种解读。阳老师给了一种描述:提前预判。好像是这么回事。品味是引领风潮的起点,符合自然、简洁、美。
这部分聊到一个很重要的话题:如何提升品味。品味可以提升,每个人的起点也不尽相同。书籍是一个来源,信息来源。但不足以支撑整个品味的提升。这里出现了一个词:平衡。信息、信任和价值的平衡程度(面积),才决定了品味的高低程度。特别有意思,老师给了一幅具象的图来说明了抽象的道理,里面蕴含了设计、数学。这本身就是一个好的品味。让人可以用具象的图片,去理解抽象的观点。而且还提到一个认识科学之美的关键:关注信息源头的承载者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