那是儿时的穿越梦

生于1990,其实是个比较尴尬的时期。既不是第一代独生子女,也不是诞生于互联网时代的千禧宝宝,甚至跟貌似同一个代际的“95后”,也可以存在深深的代沟。我们这一年的孩子,追着80后大哥哥大姐姐后面跑,会玩跳皮筋、扔沙包,也会追韩国明星。还有另一个方面,被“85后”大哥大姐深深感染的,恐怕是见证了2DRPG游戏最后的辉煌。提到RPG游戏,无法回避的两个佼佼者——仙剑奇侠传和天之痕。它们生于台湾,在两岸生根发芽,是两代人最美好回忆,是属于中国单机游戏的回忆,也是我们儿时的武侠穿越梦。

二十多年过去了,直到最近才知道,仙一要出VR游戏了,内心五味杂陈。开心的一面是,仙剑这个故事可以继续流传下去。即使风头在这个快速娱乐的时代无法跟从前比拟,相信仍然有仙剑迷愿意为了它买单。难过的一面是,不管画质再精良,体验再逼真,这个游戏再也无法带给我儿时那种纯真的快乐,并且我清楚地知道这一点。有多少人暑期宅在家为了通一次关,有多少人为了灵儿的死而落泪,有多少人为了小雪的牺牲而惋惜?这些属于我们玩家的快乐,仿佛凝固在了九十年代末。重温旧梦,还是甘之如饴。

年近三十,偶尔开始喜欢追忆往昔了。再看到这两个游戏,有很多与十几岁时不同的体悟。十几岁时,黑是黑,白是白,好人坏人就要泾渭分明。偏爱温柔如水的女子,对刁蛮任性的小妮子很不屑。仙剑在这一点上是做的很彻底的。好人和坏人有明显的脸谱,确认一下眼神便知,这也体现了国产RPG在初创阶段故事还比较粗浅。多为儿女情长,少量国仇家恨。天之痕在这一点上明显进步了许多,也给了玩家更多的选择。在天之痕里面,人物性格更加复杂,没有谁是全心全意地为恶,白莲花也有助纣为虐的时候。有限的信息和特定的环境下,所谓的“好人”,也有可能变成别人为恶的工具。多少人为了一己私利,在伤害身边关心ta的人们。表面上为虎作伥的恶人,心底也留存着一份柔情,最后也消失在这份柔情之中。刁蛮任性的女子,在经历人生的历练之后,也一点一点学会放下,学会牺牲,学会奉献。成长之后的她们,是多么地率真可爱。我也很高兴在接近而立之年,能重温这段旧梦,能重新去欣赏那些曾经自己不欣赏的人。那是不是说明,我也成长了?

也许在不久的将来,等PC完全被市场淘汰,我们这代怀着旧梦的人烟消云散,这些故事还能以新的技术流传下去,或者不能。但于我此生,没有什么遗憾。通过这些游戏,满足了现实世界中我无法实现的愿望。做小偷的愿望,当云游剑侠的愿望,左拥右抱的愿望,拯救苍生的愿望。不知道未来世界的人们,会不会有人想穿越到我的时代,走一遭我儿时的穿越梦呢?